阿虎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二百七十六、高瞻远瞩程无常
    杜无名看着愁眉苦脸的程无常,一脸坏笑的说道:“此事全是因你而起,你让我给你想办法,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何况错是你犯的,那是罪是罚都该你担当。

    我实话跟你讲,陈国走一个陈王四个国公同去灵台界,绝对不行,这么大的声势让海家看到,海天擎就该想到陈国可能是跟我教达成了某些交易了。

    他有可能因为害怕就不造反了,他掌控海运,他不造反的话我们也不能去得罪他,因为海运对我们很重要,这点陈国取代不了。

    但是此时,他不造反可不行,因为现在不光是沈尊者想让海家付出点代价的问题了。海天擎本人跟劫余岛关系不同寻常,甚至他跟雪国本土都有联系,所以我们必须要让他反,才能知道雪国对我们的态度如何,雪国的实力又是如何。

    而且灵慧果我们也不卖,咱且不说你想到的原因没错,我们不愿意让陈国损耗国本去买个拿回来不用的东西,就说你知道灵慧果是怎么产生的吧?

    灵慧果是诞生于妖王的灵慧魄内的。但是不管在灵台界和还是灵通界里,妖王产出灵慧果的那段日子,对整界妖族来说都不是多么愉快的经历。

    太一神教里妖修众多,而且位高者也不少。教主夫人就是妖修,沈尊者也是妖修,你们去了灵台界还会见到朱雀神使白天羽,他也是妖修。

    你们不管用什么代价,只要你们用灵慧果提升境界,就会惹得太一神教里的众多妖修不开心,现在灵慧果就是太一神教的众多妖修心头的一段不愿提及的伤痕,每次看到有人使用灵慧果,就仿佛是要揭开他们心头的那道伤痕,再撒上把盐。

    我这话绝非危言耸听,海家直接把所有库存的灵慧果全拿出来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不敢再用了。

    你们如果不想在太一神教里彻底得罪妖族,最好别打灵慧果的主意。”

    程无常脸上的愁云更重了,说道:“不光如此,就算我们想卖灵慧果都不行,四大国公都回本国了,既然摆明车马要买灵慧果了,那不伤国本这话就是个笑话。

    不伤国本何必要国公回去?让手下把盈余的黄金送过来不就好了吗?所以我怕这样一来,陈国实力降得太多,都会影响我教修建圣城啊!”

    杜无名赞许的点点头,说道:“能多想到这点,说明你的确是个人才,那人才老兄,你怎么破这个局那?

    此事的起因就是你想让‘生生造化丹’神秘化,卖出更高的价钱,所以你开始就造势说谁去谁有,后来又说只有一颗。

    哪怕后来我们告诉你真正的原因,你也想明白了我们的目的,知道我们要把‘生生造化丹’全送出去了,还是要演一出戏,把‘生生造化丹’取得不易表现出来,把四大公国和陈王彻彻底底的绑在我们对付海家的战车上。

    这事起因是你,那现在收不了场了,这场就也得你收了,你说说吧,你想怎么办?”

    邓不通当初对杜无名的话,对杜无名震动很大,有时候还真的是需要手下人多帮他分担点了,事事都由他谋划,事必躬亲累死很可能是唯一的结果。

    其实现在这事,他心里已经准备了四五种破解的法子了,但是他还是想看看程无常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程无常一脸苦笑,说道:“若说办法倒也是有一个,只是不知道杜旗使答不答应,太一神教答不答应。”

    杜无名听到程无常这么说,知道程无常应该是心里早就有谱了,于是点头说道:“答不答应的你先说出来听听。”

    程无常应了声说道:“却不知小人何时才有机会听到,太阴一脉和太阳一脉本无隔阂,他们的不合都是教中刻意创造出来的。这点小人要做出什么样的贡献,到达什么位置才能知晓那?”

    杜无名微微一笑,说道:“你天资聪明,有些事是瞒不住你的。”

    程无常却道:“不是小人聪明,是小人生性阴暗,所以小人看得到正面显现出来的背面,但是,全太一神教都如小人般阴暗吗?

    而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开始要骗他们,骗他们我们教中派系林立,而当他有幸走到高位的时候,发现开始本教一直在骗他,又该做何感想那?”

    程无常的话声音很低沉,也没有什么力量,却犹如黄钟大吕一般砸在了杜无名的心头!

    杜无名回身看着自己身后的俩个人,石无求和邓不通脸上古井不波,但是杜无名却知道,俩人心里却未必没有波澜。

    因为程无常的话俩人感同身受!石无求甚至为此冒死直接硬怼当时还没在太一神教的秦山河!

    当时的秦山河可是灵台界中的法相大佬,统领界内实际第一宗的人物啊!

    想下现在的石无求,他现在知晓了建立神界的秘密,知晓了其实大家本来就都是志同道合的这个现实。而他此时再想到当年,为了在魔山和接天崖之间站队而做的那些无用功的时候,心中难道就没有那么一丝别扭吗?

    杜无名再次回过身子,看下程无常,说道:“你这话我赞同,但此事和现在这事有何关系那?”

    程无常耸耸肩,说道:“小人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若我们开始就在教中设立一个学府,而这个学府是人族、妖族、魔族在一起学习的地方,时间不用太长,也不需要教会他人什么,只是让他们共同呆过那么一段时间,这事不就解决了吗?

    各族的隔阂还会存在,不会因为初始的那一段时光共同经历过而改变,其实小人一直认为,造出我教各族中有间隙,对我教统治、对敌都有好处。

    铁板一块并不一定就好,有些敌人能看到的缺点在外面,让敌人利用反而更利于我们,因为这样敌人的反应才会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但是总是人为的造出隔阂未必是好事,关键是时间长了敌人也未必信了。

    小人说的开始建立个学府,让有志在我教发展的各族统一进驻一段不长的时间学习,最大的好处就是其实这些人还是会自动的分成各个派系的。

    学府就是一个小俗世,相对封闭的环境让他们更容易的就分出派别来,而且还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而出来后的他们,也自然的还会保持那里的分派,但是又因为同窗过一段,所以大家还不会撕破脸,这不就是我们刻意要保持的这种状态吗?

    至于期间有大智慧者,自然能跳出世俗的眼光,看到我教大一统的实质,而我教所要提拔重用的,不正是这样的人才吗?”

    杜无名紧盯着程无常,说道:“还是那句话,你说的这些跟现在解决眼前事有什么关系?”

    程无常笑了,说道:“只要有这么个学府,我们可以让陈国和四大国公派他们的子弟去那里学习下,时间不一定长,最后给他们造出金丹,让他们带回‘生生造化丹’,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最重要的是——灵慧果和‘生生造化丹’都不该被卖便宜了,那我们先帮了他们的子弟,就像给圣主和我先造出元婴来一样,回头跟他们收钱,那钱还能收得少吗?还用收得少吗?

    只是现在如果一个学府只单独收陈国几个孩子,有些太过明显了,所以小的才提出建立起个各族都有的学府来,这样这几个孩子进去再出来,修为增长了才不会那么打眼,也不会惹得海家的警觉。

    而且小的提议创立的这个学府其实也是有些作用的,杜旗使不妨考虑下,哪怕不是在太一神教中建立,在您治下建立起这么个学府来,也有些好处不是吗?”

    杜无名长叹一声,说道:“程老弟!这个学府我太一神教中早就有了,如今已经有一批学生在读了,叫做逍遥学宫,也是现在方教主的寝宫所在。

    当年教主特别重视逍遥学宫的建设,而逍遥学宫最大的特点就是学生在此处学习时间只有四年光景,四年后不管学成学不成,都要离宫。

    我们当时都不理解教主这么做有什么深意,如今你这么一说,我们才赫然发现——是我们眼光太短了,能跟教主一样高瞻远瞩的就只有老弟你一个人啊!

    此事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告诉陈王和四位国公吧,灵慧果不能卖。

    他们都去灵台界了,陈国有什么闪失我们担不起,所以他们也不能全去。

    太一盛会就你老弟一人前往吧,带回‘生生造化丹’来。

    同时你可以带着陈国的五位后辈去逍遥学宫学四年,若这五位后辈现在有假丹修为,或者这四年里能成假丹修为了,四年后不管他们毕不毕得了业,我们都用灵慧果把他们造成金丹。

    但是灵慧果一事,如果他们不想让太一神教中的妖修敌视的话,最好自己封住自己的嘴别走漏风声。”

    程无常仔细想了想,说道:“我们要陈国多少谢礼?”

    杜无名说道:“一点不要!告诉他们这是作为他们帮我们建造圣城的报答,但是你可以告诉他们,外道修为我们是可以卖的,他们如果选择买外道金丹的话,我们还可以卖他们外道金丹,一个一百五十万两黄金。

    但是外道金丹买了,想成为外道元婴可不是一点点黄金能解决的了,那需要用灵玉往上砸,所以估算下要四千万两黄金才可能造出一个外道元婴来。

    但是外道金丹如果不买灵玉的话,只怕也就断了元婴的希望了,何去何从就看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