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虎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武通九天 > 第二十三章 再次遇袭
    尘阳他们一路上又在罗汉与金刚的斗嘴中回到了宗门,对于这对活宝极品的极品,尘阳是彻底无语了,根本就不再搭理这二货了,自顾自己走自己的。丫的,我管你们斗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宗门呢,我和雪儿就先回去了,你们继续,尘阳对那二货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反正下山的目的达到了就成了。

    而对这次意外的第一次杀人,尘阳并没有放在心上,既然来到这异世界,杀人,是免不了的,你若不杀人,人却要杀你,杀人也是被杀者逼的,我总不可能站在那让你来杀我而我不反抗吧,傻子也知道反抗啊,何况我还有颗绝代聪明的脑瓜子呢。

    到是心如雪,无论如何也不敢杀人,只是把敌人禁锢,尘阳他们就只好当起屠夫了,而对于心如雪的强大,尘阳他们再一次感到震惊,以前只听她自己说说,而他们亲眼所见,却又是一番滋味,这打击受得。

    他们一直想不通心如雪如此强大,却为什么要跑到空冥宗来当弟子,虽说空冥宗在这流云城是一流宗门势力,但也只是流云城啊,不是整个天阳大陆了,也不说整个南方青木域境了,单说整个落凤国,比流云成大的也不知有多少啊,而心如雪却偏偏选择来这里,这,真是让人费解啊,而每次问起,心如雪总是笑嬉嬉地对他们说道,我不知道啊,就是想来啊,尘阳他们以后就再也不问了,谁还没点秘密,是不。

    但对于心如雪不敢杀人这一点,尘阳有点无奈,却也觉得在情理之中,心如雪,就像她的名子一样,像雪一样纯洁,又如同是洁白纯净的天使,怎么沾染世俗的鲜血。

    回到宗门的四人各自回到了各自的住处,接下来该干嘛的干嘛,想打坐修炼的打坐修炼,想睡觉的睡觉,当然,这只是指在以往下山回来后发生的事,但今晚尘阳他们仨却出奇地一致,那就是打坐修炼,为什么呀,受打击了呗,雪儿妹妹竟然那么强大,她不会是传说中的绝世强者吧,这是尘阳他们心中对心如雪一致的想法。

    当尘阳进入打坐修炼的时候,一条黑影,出现在他的房子顶上,用手轻轻掀开两片黑瓦,一双含有嫉妒与凶残的眼睛从瓦缝内向下看着尘阳慢慢地进入修炼状态,那黑影依然是一动不动,连眼珠子都不转动一下,就这样直直地盯着尘阳。

    慢慢的,尘阳从浅层次修炼状态走向深层次修炼状态,众所周知,深层次状态是最忌讳别人中途打断的,那样就有可能发生走之入魔的可能。而也就在这一刻,屋顶上的黑影选准这个时机瞬间就打破屋顶落入房内,以闪电之速般的逼近尘阳,同时右手掌心冒出丝丝黑芒向前伸出拍向尘阳前胸,也可以看出,黑影选择尘阳进入深层次修炼的状态进行突袭,用心不可谓不歹毒,如若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黑衣人满以为这次在这种情况下出手偷袭,尘阳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当即就会毙命于他的掌下。

    可是下一瞬,他傻眼了,震惊与恐惧弥漫在他心中,怎么会这样?

    只见在他的手掌离尘阳还有一尺多的样子,尘阳突然睁天双眼,还面带微笑地看着黑衣人,张开嘴缓缓地说道:“兄台,来了啊,坐,咱们聊聊,呵呵”,说完还有手指了指前面的椅子,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然后尘阳走下床,黑衣人就向后退了退,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尘阳看着他的举动,笑了笑道:“呵呵呵,别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咱们坐下来聊聊,好好聊聊,呵呵呵”。尘阳再次向前走去,黑衣人再次向后退去,以全所未有的警觉死死地盯着尘阳。尘阳依然是笑呵呵地没有说什么,走到桌子旁就真的坐了下来,看上去,他真不打算干什么似的,真打算就是跟这黑衣人聊聊天似的,黑衣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尘阳,同时更加警惕起来了。

    “不用担心,我说不了会干嘛就不会干嘛的,我这个人,最言而有信了,真的,信誉很有保证的。来坐,喝酒啵?”

    黑衣人死死地盯着尘阳,一句话也不说。尘阳也不急。

    许久之后黑衣人故意压低声音道:“你知道我来了?刚才的进入深层次的修炼状态是装给我看的?”,说话的同时也在寻找撤退的方向与路线,他知道,今晚的偷袭有失败了,只能选择适当时机撤走了。

    “那必须的呀,我当然知道你来了,我不装给你看,你能出来吗?呵呵,你还不笨嘛,竟然一下就猜到我是装的了,呵呵。”黑衣人根本就没去理会尘阳的嘲笑,他在寻找着退路。

    “不过真的,你不用担心,我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再说,上次我们还也是打了一架吗,旗鼓相当啊,所以打了也没什么意义,你还是能走,我还是奈何不了你的,是吧,所以撒,你就放心吧,来坐,兄台高姓大名啊,上次您走的匆忙,还没告知在下您的姓名呢,我可是日想夜想啊,遗憾啊,很想和您交个朋友啊,这次您可不能再让我遗憾了,我会生气的”,尘阳依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自顾自的接着道道。

    而黑衣人把尘阳的面说的话完全忽略了,交个朋友?你可真会开玩笑,但对尘阳全面说的话还真听了进去,确实,以二人的实力,面对面的对打,还真都奈何不了对方,所以黑衣人才选择偷袭的。

    而正当他想到这的时候,心中的警惕就稍微地放松了一下,眼睛在不经意间就地眨一下。

    尘阳等的就是这时候,当黑衣人眨上眼睛的地瞬间,尘阳起身,出掌成爪,一个箭步临近黑衣人,举手就向黑衣人的面门攻去,所有动作,在一瞬间的一瞬间完成,干净利落。

    当黑衣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慢了,一步慢,步步慢,于是尘阳的手爪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眼看就要碰到蒙着他脸的那个黑色头套了,黑衣人来不及做其它动作,只好把头迅速往后一仰,躲开这当面一爪,而尘阳看到没能抓住头套,知时机已失,然后瞬间又变爪为掌,立起掌峰攻向黑衣人两边的锁骨中间,只听“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同时黑衣人向后倒去,背部碰到房门而后破门而出,夜空中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同时又传来一声“卑鄙”,然后消失无踪。

    “啥,卑鄙?你特么的说我卑鄙?你要不要脸啊,只准你偷袭我,不准我偷袭你啊,你个傻x的,欢迎下次再来啊。”尘阳看到那黑衣人逃走,并没有追下去,虽然黑衣人刚受了他一掌,可尘阳知道,论轻功,他还真追不上。每每想到这他就郁闷了,明明有绝世神通虚无身的伴生神勇虚空遁,可是现在却不能修炼啊,你说随闷不郁闷,忒郁闷了。

    “不过,最后的发出的那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啊,会是谁呢,唉,先不管了,我怎么这么悲催啊,下山下山被袭击,回到宗门也被人偷袭,这日子,还让不让人活啊”,尘阳仰天长叹。

    远处,一个毫不起眼的山洞内,“卑鄙,卑鄙”,同时还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边呻吟,边说道“卑鄙,卑鄙”,咬牙裂嘴,目露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