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虎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征途从三国开始 > 637、吐蕃遗孤(一)
    赵风一把抓住从天空中掉落的面具,释放出灵火,将上面的魔主力量毁去,面具随即化作一个八卦模样的圆盘。

    “这是什么玩意?”赵风来回的翻看,什么门道也看不出来。

    “赵风,这是恶魔入侵这个世界的阵盘,能够显示出他们建立魔化祭坛的位置!”

    “这有什么用?”赵风正要将阵盘扔了,天狼开口道:“傻小子,有了这个阵盘,就能知道魔族的动向,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就能够大赚一笔!”

    “啥意思?”赵风微微一愣。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天狼说完,拿走了阵盘,不在开口。

    “这家伙,就会故弄玄虚!”

    青狼山被毁,山贼巢穴不复存在,然而赵风却在青狼山得到了意外收获。

    青狼山下,竟然有一片天然的金矿,其中还有罕见的金精,为了独占这一片地方,赵风与吐蕃之间必然要有一战。

    “天邪,守住这里,谁敢打这里的主意,就给我杀!”

    “遵命,主公!”

    赵风为了摸清楚西边的情况,独自一个人在冰天雪地前行。

    “少主,你快走,再不走,就谁也走不了了!”

    “杀了少主,每人赏十两黄金!驾!”

    冰天雪地中,一队骑兵死命追赶一名锦衣少年,而锦衣少年身边只剩下四名带伤的护卫。

    赵风骑着小狗正走着,突然听到风声中传来一阵厮杀声。

    “小狗,过去看看!”

    小狗加速前进,很快,不远处雪地里出现零零星星的血迹,最后成片的血迹在雪地中格外刺眼。

    很快,转过一个山坳,前方一队骑兵,围住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披头散发,身上的锦衣被扯成一条一条的。

    “你们这群猪狗,背叛父亲,不得好死!”

    少年身手不弱,已然杀死了六名追杀他的骑兵,然而体力耗尽,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能装腔作势,以长刀拄地,一只手指着追杀自己的骑士,破口大骂。

    “小子,你虽然是少主,可如今天变了,雪山之神不在庇佑你们了!今日你若肯下跪,我等就放过你!”

    少年一脸的倔强,伸手将额前披散的头发分开,重新绑在脑后。

    “今日,就算松赞干布死在此地,也不会屈膝投降!”

    追赶少年的吐蕃骑兵,为首一人拔出腰刀:“杀了他!以绝后患!”

    此人话刚刚出口,赵风赶到:“小小年纪,有如此胆色,不错不错!”

    吐蕃骑兵察觉附近有人,正要调转马头,一道剑光飞来,这数十骑立即被斩首。

    “你可是大唐的异士,能否收下松赞干布为徒?”少年跪在赵风面前,赵风轻轻一挥手,少年无法完成下跪,反而被赵风托起来。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赵风没听清楚松赞干布的话,少年说的大唐语言很是生涩,听起来不伦不类。

    “我叫松赞干布!我的父亲是吐蕃赞普!”

    这一次,赵风听清楚了,不由得心头一跳:“好家伙,这就是松赞干布,真是天助我也!”

    有了松赞干布,赵风无须继续孤身前进,于是他带着松赞干布返回绿洲上的营地。

    这一路上,幸亏松赞干布认得路,否则赵风都不能确定自己会走到哪儿去。

    “先生,你的坐骑甚是奇特,它是何神兽?”

    赵风拍了拍小狗的颈部,说道:“这是暴犬,很少见的怪兽,可以当作战宠!”

    一路上,松赞干布问了赵风很多问题,赵风一一解答。这一路上,幸亏松赞干布机警,避开了吐蕃追击的大队骑兵。

    赵风也知道了松赞干布被追杀的原因,原来松赞干布的父亲被仇人毒杀,现在吐蕃境内一片打乱。

    由于妖族,魔族肆虐,吐蕃已经陷入分崩离析的地步。

    半个多月后,赵风带着松赞干布回到绿洲,此时距离他带着马小兵等人离开绿绿洲,前前后后一个多月,绿洲渐渐有了春天的迹象。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大家一直在担心!”马小东带人迎上来。

    “兄弟们,我不会有事的,走咱们进去商量大事!”

    赵风命人给松赞干布安排住处,松赞干布已经好些日子没有怎么休息了,倒头呼呼大睡。

    “什么,他是松赞干布?”马小东等人听到赵风的话,全都大吃一惊。

    “老大,吐蕃内乱,咱们正好扩张实力,吐蕃如果被松赞干布统一,大唐可就多了一个劲敌!”

    有人建议杀了松赞干布,赵风也有此意,只是眼前还不是时候。

    “马小东,从东边打听到什么消息?”

    “老大,目前,大唐内部,还有两个隐患,其中一个是李密的瓦岗军,还有一个是王世充,另外南边好像也出现了问题。”

    马小东将打听到的消息,细细说了一遍,赵风觉得目前,大家实力不够,就算是趁着吐蕃内乱,占据了吐蕃一些地方,却没有办法守住。

    “马小东,咱们目前还是以,寻找失散的伙伴为主!大家觉得呢?”

    “我赞成老大的意见,现如今我们不过三四千人,还没有战马,想要在这大漠占据地盘,必须有充足的人生,还要有足够的资源!”

    “是啊,现在盲目扩张,只能让我们四处树敌,安达部虽说与我们关系不错,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聚集我们的人。”

    商量今后的大计,众人再次开始议论怎么安置松赞干布。

    “老大,我认为松赞干布肯定有利用价值,我们不妨用他做筹码,从吐蕃那里换到足够的资源。”

    赵风想了想,说道:“我还是去一趟安达部,带上松赞干布,听听苏摩首领的意见!”

    赵风带着松赞干布在绿洲休息了几天,随后两个人一起前往安达部。

    两个人刚到安达部,还没有见到马小兵,意外得知了一个坏消息。

    吐蕃内乱,似乎平息了,因为松赞干布的父亲死了,而松赞干布失踪,松赞干布的叔叔获得了大权。

    昨日,吐蕃派遣使者,与苏摩首领商量联盟的事情。

    “不能让这次联盟成功,否则我们就难以在绿洲立足了!”

    赵风深知,以他的本事,难以在千军万马中保住同伴的性命,而且这个世界也有着不少规则,对他这样的外来者有着诸多限制,在没有弄清楚这一切之前,还是要稳妥形式,甚至要静观其变。

    当天夜里,赵风终于见到苏摩首领。

    “贵客,请坐,你似乎有些紧张啊?”苏摩首领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知首领可与吐蕃达成联盟约定?”赵风开门见山的问。

    “联盟,哼哼,吐蕃如今内乱,元气大伤,正是安达部报仇雪恨的好机会。”

    “本首领暂且麻痹吐蕃首领,等待时机,到时候各部联手,一定会让吐蕃在吃些苦头!”

    赵风总算是放心了,安达部与吐蕃势不两立,而吐蕃这一次的联盟提议,实际上也是为了避免外敌太多,太强。

    吐谷浑目前与吐蕃的关系很差,尤其是原来的赞普死后,吐谷浑已经兴兵攻打吐蕃的南方。

    吐蕃为了避免安达部与其他部落联合起来,所以采取了分化瓦解的对策,然而老谋深算的苏摩首领将计就计,打算先稳住吐蕃的使者,等到与其他各部达成约定,到时候,说不定各部还会反咬吐蕃一口。

    “苏摩首领,此次赵某前来,有一件事,想与首领商量?”

    “贵客有何事?直说无妨!”苏摩首领得知赵风带来一个少年,而且还是吐蕃的少年,就已经开始起疑。

    “不瞒首领,我带来的少年是松赞干布!”

    “果真如此!”苏摩首领起身,在帐篷里走来走去。

    “贵客,如果是数天前,松赞干布回到吐蕃,还能够镇住内乱的吐蕃各部,现如今,他父亲的大臣不肯服从新赞普,而新赞普又是松赞干布的叔叔。”

    苏摩首领走近赵风,低声说:“现如今,我们不如将消息传到吐蕃,看看谁给的好处多,我们就把松赞干布给谁!”

    “好办法!”赵风也是这个意思,只是他目前没有办法与吐蕃各部联系上。

    “贵客,暂且将松赞干布稳住,不要让吐蕃的使者见到他,我这就派人送信!故意放出消息,松赞干布到了大漠,我们静观其变!”

    苏摩首领对人性的揣摩,十分的透彻,如果是几天前,松赞干布回到内乱平息的吐蕃,无论是松赞干布的叔叔,还是大臣,都会支持他成为新赞普,然而现在松赞干布的叔叔已经成为赞普,这时候,就算松赞干布回去,他的叔叔能否心甘情愿的将赞普的大权,还给松赞干布,就是一个问题了。

    没有坐在赞普的位置上,松赞干布的叔叔或许还没有野心,然而,只要松赞干布的叔叔坐在赞普的位子上时间久了,尝到了大权在握的好处,松赞干布或许就会成为这位赞普的眼中钉肉中刺。

    果然,不出苏摩首领的预料,由于松赞干布迟迟未归,再加上松赞干布流落大漠未死的消息传出,吐蕃出现了新的内乱。

    一时之间,吐蕃有人渴望松赞干布回到吐蕃,而有人不愿意看到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