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虎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征途从三国开始 > 639、吐蕃遗孤(三)
    赵风骑着小狗,站在青狼山附近的一座高山上,远远望着吐蕃的军队。

    “小子,不要怪我,为了占据此地,我不能让你活着统一吐蕃。”

    松赞干布返回吐蕃的半路上,突然发病,按照赵风的计划,松赞干布最多能够坚持到回到吐蕃,就会一命呜呼,他却没想到,吐蕃能人异士也不少,松赞干布从死亡线边缘,得以保证性命,回到了吐蕃。

    此后,松赞干布元气大伤,不但不能习武,反而一直病殃殃的,然而这个少年变得越发的冷静,依靠智慧,最终一步步的将吐蕃部落林立的局面,变成了一个大一统的王朝,然而命中注定他和赵风之间无法和睦相处。

    未来,一场大战,导致吐蕃王朝半途夭折。

    “老大,咱们要去大唐的长安吗?”

    赵风点点头:“你这小子,无情无义,舍得把你哥哥扔在这里,一个人去长安逍遥吗?”

    马小兵挠了挠脑后勺,不好意思的笑了:“没关系,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我先去快活快活,长长见识,之后,再让我哥去长安!”

    赵风笑了:“你小子想的还挺周全!希望小东那边能够答应!”

    赵风正要离开安达部的时候,一个蓄谋已久的事情发生了。

    “老大,不好了苏摩首领被刺客暗杀,性命不保!”

    “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赵风问。

    “还不知道,不过苏摩首领的儿子却派兵将这里封锁了!”

    赵风还没有做出行动,又有一个人跑来报告:“老大,不好了,苏摩首领的儿子带兵来捉拿我们,他的人四处散播谣言,是我们刺杀苏摩首领的!”

    赵风想了想,心中已然是八九不离十:“如果我估计的不错,一定是拔都这个二货干的。”

    苏摩首领的大儿子拔都,外貌彪悍,行事果断,是个不错的家伙,然而苏摩首领早已经做出判断,这家伙是个虚有其表的人。

    小心眼,心狠手辣,刻薄寡义,是他那张伪善的面具之下,所隐藏的真面目。

    赵风并不知道,拔都会突然派出刺客,刺杀父亲,与刚刚离开不久的松赞干布有关系。

    松赞干布人小鬼大,看出拔都早已经对父亲不满,于是前脚离开安达部,后脚就派出说客,找到了拔都。

    一番游说,拔都决定依照约定,等了一些日子,拔都终于找到机会。

    苏摩首领送走了松赞干布,心里轻松不少,独自自斟自饮,意识高兴喝多了,结果拔都立即派出刺客,趁着苏摩首领醉酒,打算要了这位老首领的命。

    苏摩首领平日里,从没有显露过武功,实际上,苏摩首领功力不弱,等闲三五十个壮汉也不是他的对手。

    拔都派出的刺客,虽然刺中苏摩首领,然而老首领十分机警,尽管大醉依然反击成功,将刺客击毙。

    拔都以为父亲死了,也没仔细检查,就带着人前来抓捕赵风。

    因为赵风与苏摩首领结拜,安达部早有传言,赵风日后将会成为安达部的新首领。

    拔都为此早就恨赵风入骨,早想对付赵风,可惜这个家伙有眼无珠,不知道赵风的真实身份。

    “赵风,你这个杀千刀的,我阿特乃是英雄,安达部的英雄,你与我阿特八拜为交,却派人暗杀我的阿特,今日我拔都要你的命为父亲报仇雪恨!”

    拔都挥舞手中马刀,向前一指,数百名骑兵将赵风等人团团围住,四周火把成片,看样子拔都至少带了上万人到此。

    “忽而特,你疯了吗?吐蕃骑兵尚未远离,你竟然擅自带着守卫返回大营?”

    赵风指着带队围攻自己的骑士,大声斥责。

    名叫忽而特的安达部骑士,是苏摩首领麾下最有本领的武士。深得苏摩首领信任,这一次,忽而特被拔都挑拨,昏了头,前来围捕赵风。

    “赵风,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忽而特,我可是安达部的武士头目。”

    赵风不怒反笑,指着忽而特,身形一闪就到了忽而特马屁股上,一掌将忽而特击落马下。

    “忽而特,立即命令你的人返回驻地,严防吐蕃骑兵偷袭!”

    赵风厉声断喝,忽而特吓了一跳:“忽而特宁死不屈!”

    “好,”赵风挥剑一指周围的骑士:“我是赵风,与苏摩首领是兄弟,我也是你们的半个主人,立即回去防守大营,谁若是敢抗命,这就是下场!”

    赵风挥剑直指拔都,一道剑光飞去,拔都胸口被洞穿,惨叫一声,浑身燃起火焰,顷刻间,连人带马化为灰烬。

    拔都的手下,忽而特的手下,这才知道赵风不是普通人,一个个吓得跳下战马,拜服于地。

    “忽而特,你是不是要看到吐蕃骑兵攻入大营,才知道后悔!”赵风气急了,一剑原本打算宰了忽而特,忽然剑身一提,削掉了忽而特的头发,忽而特从生到死走了一个来回,顿时醒悟。

    “所有安达部的勇士,立即前往牧场边缘,防卫吐蕃骑兵!”

    忽而特一连大吼了三遍,他的的扈从,立即翻身上马,大声下达命令,被拔都这个混蛋集结起来的三万部族武士,立即各自打马扬鞭,回到自己的驻地。

    果然,不出赵风的预料,安达部的骑士还没有完成布防,吐蕃骑兵已经举着火把,从远处发起突袭。

    “杀啊,灭了安达部!”

    吐蕃骑兵共有三万,分为左中右三队,三个万人队,发起了突击。

    半夜里,吐蕃的骑兵声势惊人,没有了苏摩首领的指挥,忽而特,拔都又带着武士回到大营,安达部大营外的暗哨都被吐蕃骑兵斩杀,这时候安达部的外围防御形同虚设,内部到处是混杂的队伍,这时候,群龙无首,安达部的勇士难以形成合力。

    “糟了,吐蕃骑兵果然回头了!”忽而特心中后悔,为时晚矣。

    “忽而特,派人收拢族中老幼,不可乱中添乱!命令勇士们原地,依靠营帐据守!”

    忽而特醒悟,急忙收拢族人,打算利用大营内的营帐,来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避免吐蕃骑兵利用骑兵的冲击力,打乱安达部的勇士阵列。

    安达部勇士,利用地形,营帐,快速集结,分兵据守,安达部大营内,可不是只有营帐的一马平川,而是纵横交错有着大量的木栅栏,还有哨塔,有部分还有女墙,可以登高据守。

    几支千人队在外围袭扰,迟滞吐蕃骑兵冲击,内里安达部勇士,各自把守要害地方,一时间,吐蕃骑兵无计可施,只能发射火箭焚毁外部的营帐。

    安达部勇士且战且退,尽管伤亡不小,却也给吐蕃骑兵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真奇怪,为何在这里我的力量被削弱了许多!”

    赵风骑着小狗,一马当先,向着吐蕃骑兵冲杀过去,不断地无极针,将先头的吐蕃骑兵击落马下。

    很快,他就杀入吐蕃骑兵中间,枪刺剑砍,一溜烟,斩杀了五六十吐蕃骑兵,从吐蕃骑兵队伍前面,直杀到队伍后方。

    赵风勇不可当,势如破竹一般,又掉头杀回来,这一次因为吐蕃骑兵攻势受阻,人员较为集中,被他连续斩杀了上百人。

    赵风的勇猛,使得忽而特一方士气大振,安达部的勇士开始不断地向外射箭,另一部分策应把守要害的族人。

    双方开始激战在一起,但吐蕃骑兵的首领,很快发现有人杀入队伍中间,直杀得队伍四分五裂。

    忽而特也不是蠢蛋,而是以为久经沙场,指挥得力的帅才,度过最初的危机后,忽而特利用三四千人,将另外两个方向的敌军挡住。

    安达部老少,只要是能够开弓的,这时候,全都聚集在一起,分段阻击敌人,这时候,全民皆兵的安达部占据的地利人和显现出来。

    面对安达部的反击,吐蕃骑兵变得越来越难以施展,尤其是安达部的族人为了打乱敌人攻击阵势,故意将外围营帐点燃,同时扔出大量可燃物,严重干扰了吐蕃骑兵攻击速度。

    忽而特看到时机已到,命令族人推到两截栅栏,两个万人队分头杀出,将围攻大营中央的吐蕃骑兵包围了。

    赵风在吐蕃骑兵队伍中间,如同下山猛虎,杀得吐蕃骑兵叫苦连天。

    “靠,真他娘的笨,我怎么忘记了,老祖宗的至理名言,擒贼先擒王!”

    想到这里,赵风直奔吐蕃骑兵的首领杀过去,吐蕃骑兵首领处于队伍核心处,指挥部族骑兵试图打开一个缺口,正在这时候,赵风单人独骑杀了过来,恰在此时,忽而特带人开始反击。

    围攻安达部大营,中央营帐的吐蕃骑兵首领,尚未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他身边得力的骑兵成片倒下,一道金光掠过,这位连人带马被赵风砍成两截。

    首领战死,其余的吐蕃骑兵顿时鸟兽散,失去战斗意志的吐蕃这一路万人骑兵队伍,很快被杀得支离破碎。

    中央的万人队打败,很快另外两只队伍得到消息,开始撤离,这时候,不远处,另外几个安达部的援兵赶到,里应外合,将另外两支吐蕃骑兵万人队击溃,随后安达部的勇士,随后紧追不舍,一直杀到了第二天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