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虎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征途从三国开始 > 652、东归长安(十三)
    “阁下请!”

    赵风带着阿九,典军,孙广才做客,让伊黛思留在这里,有赵慧等人陪伴。

    “多谢!”

    有美酒佳肴,还有美人伴舞,赵风等人自然是逍遥自在了一把。

    胡商图卡的商队,在肃州补给之后,没有多停留,继续上路,赵风依旧跟着。

    商队上路的第二天,赵风就发现一个问题,一支人数不多的商队,始终跟在他们后面,并且不时的有人从商队边上,骑快马过去而后又绕路回到后面。

    “赵先生,这两日总有人跟着商队,看样子是有人打算抢劫!”

    赵风听出图卡话里有话,淡然一笑:“请放心,不管来多少,赵某都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本来,赵风打算等这些人动手,在开始反击,第三天傍晚的之后,他改了主意。

    “天邪,趁夜将后面尾随我们的家伙全都除掉,以绝后患!”

    “是,主公!”火灵天邪答应一声,从赵风面前消失了。

    这两天,尾随赵风和商队的,确实是一伙儿强盗。强盗们,在肃州得知赵风要去长安进贡,看到他势单力孤,强盗们起了杀人越货的心思,只是这些强盗没有想到,赵风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半夜里,尾随赵风的强盗,突然遭到偷袭,他们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就被砍下脑袋,化为灰烬。

    原来,火灵天邪带着两个金毛吼,连夜采取行动,将十余名强盗杀得干干净净。

    赵风本以为灭了这伙儿强盗,以后都路上,自然会风平浪静,却没想到,继续走了没两天,一路上碰到的盗匪越来越多,而且这些盗匪越来越猖獗,甚至敢明目张胆的凑近商队,仔细地验看。

    “岂有此理,这些狗东西真是活腻了!”赵风杀心大起,正打算让火灵天邪出手时,前边出现了一座小镇。

    “哼,就让你们多活一天!”赵风心里盘算着,该何时动手。

    就在这一天中午,商队来到一处小镇歇脚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行脚商人。

    “赵哥,咱们在这里歇歇脚吧!”典军一路上天天坐车,早就烦透了。

    “典军,我看还是给你买匹马吧?”

    “好啊!”典军一听有马骑,高兴的跳起来。

    “风哥哥,我也想骑马,给我也买一匹!”阿九跟风说道。

    赵风笑笑,摸着阿九的脑袋:“走,咱们去挑马!”

    赵风刚到镇上的时候,就发现这里有好马,于是带着典军,阿九前往镇上东边的一家客栈。至于尾随他们的行脚商人,这时候,赵风懒得搭理。

    “来人,将他扔出去,后院的马,全都拉去卖了,偿还咱家的店钱,酒饭钱。”

    客栈内,掌柜的呼和店内的伙计,将一名病殃殃的客人,扔到门外去。

    两个年轻伙计,抬着病殃殃的客人手脚,将他抬出店门口,直接扔到了大街上,立即引起了好事者看热闹。

    “你,你们欺人太甚!”病殃殃的客人用尽力气,指着客栈掌柜的,斥责道。

    “欺人太甚!哼,”胖胖的掌柜的,几步来到病殃殃的客人面前,骂道:“你说说,你在我店里白吃白喝,白住,半年多了,可曾付给某一块银子?”

    “你,你!”病殃殃的客人指着掌柜的,一口气上不来,当即晕了过去。

    “走,回去!”胖掌柜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风刚刚带着典军,阿九来到客栈门前,就见一群人围着看热闹,两名店小二,将一名面黄肌瘦,双目紧闭中年人从客栈里扔到了大街上。

    “住手!将他抬回去!”赵风大喝一声,来到近前。

    两名店小二还没等他们回到客栈,就被人从后面抓住肩膀,想走也走不了。

    “好痛!”

    两个店小二感觉到肩头被死死抓住,疼得额头上冷汗直冒。

    “大爷,放过我们,咱们只是听命行事!”

    赵风松开手,冷冷的说道:“将他抬回去,否则要你们的命!”

    “是,是,大爷!”

    两个店小二看赵风穿戴不俗,很有气势,被吓坏了,只得老老实实将病人抬回去。

    “混蛋,谁让你们把这个丧门星抬回来的!”

    胖掌柜看到伙计将刚刚扔出去的客人抬回来,气得火冒三丈,跳过去,抬手就要给伙计一个大嘴巴子。

    “你干什么!”赵风出手拦住。

    胖掌柜的就感觉,自己的巴掌扇到了铁板上,疼得脸色大变,用另一只手,指着赵风:“你是何人,敢在这里撒野!”

    赵风哼了一声,右手心里,冒出一团火焰高温瞬间将胖掌柜的眉毛,头发燎了,胖掌柜一见,吓得直接趴在地上,不住地磕头。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异士大爷饶命啊!”

    赵风收起火焰,胖掌柜的已经被烧的头脸起了不少水泡。

    “此人,是我族人,你们竟然如此欺负,简直不想活了!”

    客栈门外,一大群人看热闹,当这些人看到赵风显露手段,胆小的,急忙开溜了,只剩下一些胆大的。

    行脚商人混迹在人群中,左顾右盼,思来想去。

    “小人不知道这位大爷是大爷的朋友,罪该万死,”胖掌柜的起来,指着伙计放到一旁桌子上的客人,故作凄惨的说道:“大爷,您的朋友,半年多以前,来到小人这里,就已经有病在身。”

    “住了一个多月,小人惊心伺候,还请医生给他看病,好吃好喝的照顾。”

    “一来二去,大爷的朋友,在这里住了半年多,我一个子都没有拿到。”

    “最近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已经影响到其他客人来小店,小人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将他扔到大街上!”

    赵风想了想,也不好强势压人,说道:“他一共花了你多少钱?我代他偿还!”

    胖掌柜的一开始伸出一只手,意思是五百,后来想了想,收回两个手指头,说道:“郎君会账三百千钱即可!”

    赵风心里很清楚,这位肯定是狮子大开口了,一千钱在此时的大唐还是很值钱的,要知道这时候,一斗米不过五文。

    以胖掌柜这种人,每天能够在这位客人身上花费绝不会超过百文,一个月最多三千文,而现在这位胖掌柜的开价百倍,真是心黑。

    赵风明知如此也不说破,随手取出十两的金锭三枚,扔给胖掌柜的。

    此时,因为战争已然时有发生,所以金银兑换比例大于十,胖掌柜得到三锭金子,乐得眉开眼笑。

    “钱你收了,将他送进最好的客房,若有差池,小心你的性命!”

    赵风弹指,飞出一团火焰,落在一张无人的桌子上,顿时噗的一声,一张木桌立即化为灰烬。

    胖掌柜见状,吓得两腿发抖,声音发颤:“绝对不会,郎君请放心!”

    “赵某来时,携带的马匹尚在否?”

    赵风并不知道他救得人是不是有马匹,只是随口一诈。

    “有,有,郎君的朋友带来五匹马,每日小人都是上好的草料喂养!”

    胖掌柜之所以愿意收留这位生病的客人半年,就是因为此人所带的宝马。

    普通人看来,客人所驱乘的不过是普通马匹,这位胖掌柜的可是一眼就认出,那几匹马可都是宝马。

    胖掌柜的年轻时候,是专门盗马的盗马贼,相马的眼光,十分独到,即使是现在,此君也是坐地分赃的大盗,只是不在做那些打打杀杀的买卖,而是坐等生意上门。

    “那就好,等会儿,带我去看看!”

    赵风三人跟着伙计,来到一件最大的客房里,赵风亲自为病人把脉,很快知道此人所患的病症。

    “阿九,你也看看!”

    阿九提病人把脉之后,将病情说了一遍,赵风点点头:“不错,只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他得的不是普通的伤寒,而是受了内伤!”

    赵风取出丹药,给病人服下去,不到一个时辰,这名病人就已经能够坐起来,开口说话。

    “在下公冶乾,多谢郎君救命大恩!”

    公冶乾说着,就要起身拜谢,赵风急忙抬手拦住:“在下为的是买几匹好马,阴差阳错才救了尊驾!”

    公冶乾一抱拳,说道:“某前往长安为了救人,此番前去长安,携带宝马六匹,其中三匹,公冶乾愿意奉送郎君,以报答郎君救命之恩!”

    赵风连连摆手,指着身边的典军,阿九说道:“我的朋友缺少坐骑,既然公冶兄有宝马,赵某愿意高价全部买下!”

    说着,赵风取出三尺高的火珊瑚一株,祖母绿等宝石,玳瑁等奇珍异宝。

    公冶乾一见这些宝物,不由得心动不已:“某的马虽然每一匹都是价值千金的宝马却也不需要如此多的宝物!”

    赵风很欣赏公冶乾的直爽,说道:“无妨,这些宝物不过是身外之物,公冶兄尽管收下!”

    “多谢郎君厚赐!”公冶乾十分感激。

    就在这时候,客栈后院,传来了马鸣的声音,公冶乾一听,脸色大变:“不好,有人盗马?”

    赵风微微一愣:“公冶兄如何得知?”

    公冶乾一抱拳:“不瞒恩公,公冶家世代养马,懂得兽语!”

    “如此甚好!”

    说着,赵风纵身从窗户跳出去,上了屋顶,直奔后院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