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虎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九百九十六章 局面难料
    原本毫无反应的男性躯体,在那魂种出现的一瞬间,身体便是猛的一颤,同时那一直紧闭着的双目陡然间睁开。

    那双眼诡异的射出精芒,更重要的是有着一缕缕的规则之力,从双目之中射出,直接向着前方郑炉额头冲去。

    刚刚露出一点点的魂种,便立刻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想要挣扎着拼命向后退去,可是却有着一股规则力量死死的拉着它,坚决不让其退走。

    当男性躯体出现变化的一刻,左风也借助了自己的精神领域,帮助男性躯体与郑炉头颅内的魂种达成联系。而左风在兴奋之余,脸上却并未露出明显的喜色。

    一来男性躯体并未顺利的吸收魂种,双方在这个时候处于彼此僵持之中,只有魂种被完全吸收,左风才能彻底放心。

    另外一点,就是自己的精神领域,现在竟然无法收回身体之中,那男性躯体释放出的力量,本身带有某种特殊的效果,直接将自己的精神领域给凝固在当场。

    面对这种情况,左风惊讶之余,心中也不免感到有些惶恐,他也不清楚接下来的变化,是否也会对自己造成影响。不过事已至此,左风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魂种出现变化的一瞬间,最先有感应的是不远处的琳琅,他的身体猛的剧烈颤抖,同时一口鲜血,也直接从口中喷溅而出。

    许多人都在注意着琳琅的状况,在看到琳琅忽然吐血的一刻,许多人都想要上前探查,可是他们身形还未动,就有些忌惮的看着琳琅身边的那十名身穿黑色铠甲的武者。

    这些武者根本是“六亲不认”,哪怕他们是属于琳琅的手下,现在就算是琳琅的亲爹想要靠近,这十名黑甲武者也同样照杀不误。所以那些新狩郡武者,虽然满脸的关切,却只能在外围焦急的观望着。

    琳琅之所以会吐血,其实也是由灵魂震荡所产生的。现在的琳琅甚至不知道,是否该感谢有人对郑炉头颅中的魂种下手。

    当那男性躯体释放的规则之力,牢牢的锁定,并且不断的试图将那魂种向外拉扯的时候。琳琅面对藤方的魂种,已经抵挡不住,有大半的灵魂正遭到吞噬,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不断临近。

    可就在这个时候,琳琅灵魂之中,一股巨大的力量传递而出,这一股力量来自于灵魂中的魂介。

    魂介,从其名字便可以明白,那是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媒介,只不过这魂介并非是灵魂与灵魂,而是灵魂与魂种间的媒介。

    正是借助了魂介的存在,郑炉才能够与魂种间保持联系,甚至发动命令要求魂种按照自己的意念行动。

    如今魂种被男性躯体锁定,甚至正在被向外拉扯,魂种的剧烈挣扎与力量爆发,首当其冲波及到的就是魂介了。

    当魂介发生变化的一刻,不仅本身释放出巨大的震荡之力,同时也刺激的灵魂释放出强大的魂力。眼看着就要被完全吞噬掉的灵魂,突然间就将藤方的魂种直接排斥开去,这一下变故,就连躲在暗处的藤方也是身体剧颤,猛的吐出一口鲜血。

    变化出现的太过突然,加之藤方本来已经胜券在握,眼看这就要将藤方的灵魂彻底吞噬,不料在大喜过望之际突然出现变故,毫无一点防备之下,藤方受到的冲击绝不比琳琅小,甚至比琳琅伤的还要稍微重一些。

    原本开始吞噬与融合中的魂种与灵魂,在这一刻骤然间分离开,藤方和琳琅仿佛又再一次回到了原点。只不过若是细细感受,还是会发觉现在他们两个,此时的状态十分不好,尤其是灵魂变得十分虚弱。

    “我们两个不要再争下去了,我的魂种出问题了,有人正在抽取我的魂种。我释放出的那颗魂种,都已经与郑炉的灵魂完全融合,一旦被全部吸收掉,你我都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琳琅忍着这灵魂深处传递来的痛楚,随即便通过灵魂传出波动,向藤方商量着,也可以说他是在祈求着。

    只不过面对琳琅的祈求,藤方的魂种之中,却是传出了冷笑,接着传音道:“你认为到了这个时候,我还能够放弃么。魂种被抽取,而且是融合后的魂种被抽取,这种事情你自己信么?呵呵,幼稚!”

    虽然表面上冷嘲热讽,其实藤方心中此时也惊疑不定,他虽然不完全相信琳琅的话,但是刚刚琳琅以那般巨大的力量挣脱自己的魂种,到底让他也感到了深深的意外和震惊。

    不过就像他说的那样,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魂种是他现在唯一的底牌,如果放弃吞噬琳琅的灵魂,那么一切布置都等于白费,不管如何藤方都坚决不会撤出自己的魂种。

    “外面的情况你可以自己看,只要你观察一下就会知道,我根本不是在胡说,郑炉的灵魂和我的那颗魂种,真的出问题了。”

    就在他们两个彼此交流的时候,琳琅身体之中的魂介,十分突兀的再次剧烈的震荡。

    与之前有所不同,因为彼此已经分裂,藤方的魂种这一次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只有琳琅的灵魂,在第一时间受到了冲击。

    当变故出现的一瞬间,藤方也不禁下意识的收回部分意识,从隐蔽处悄悄的抬头向外看了一眼。

    他所隐蔽的位置十分特别,也是藤方专门给自己选择的。一来他必须要在这附近,才能够顺利发动魂种。同时自己所在的位置,却是绝不能够暴露,一旦暴露自己必将遭到琳琅的毒手。

    所以藤方极为小心的抬头张望,刚刚向着郑炉所在位置望去,左风身体便不禁一颤。连他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再次出现如此大的变化,尤其是引起变化的核心人物,竟然会是左风。

    只见郑炉所在的的位置,周围数十名育气期武者,构成了一种奇怪的大阵,将郑炉、左风和那半化形妖兽都围困在其中,另外还有数十名武者,分散在周围,将郑炉所在的一大片天地都给封锁起来。

    视线穿过新狩郡武者构建的阵法,越过那半化形的雷霆暴熊,最后落在了郑炉和左风所在的位置。

    十分诡异的一幕,是在郑炉和左风之间,此时有着一名十分诡异的男子。那男子看不出修为,看不出年龄,甚至那身躯都感觉不到人类**该有的质感。

    这还不是让藤方最吃惊的,他在看向郑炉的一瞬间,立刻就发现了诡异的男性与郑炉的额头几乎是紧贴着,在他们额头中间的缝隙处,可以看到一个黑影。

    对于那道黑影,藤方当然不会陌生,正是属于琳琅的那颗魂种。要知道魂种即使吞噬了灵魂,仍然不能长时间暴露在外。

    可是现在那魂种正暴露在身体之外,可是却并没有半点魂力流逝的迹象,只是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魂种恐怕真的如琳琅说的那样,正在被人强行抽取。

    ‘怎么会这样!左风怎么可能还拥有如此强大的手段,这不应该啊!要知道这可是那位强大到变态的人物,所炼制的魂种,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存在,能够如此克制魂种,根本不应该有这样的存在才对啊。’

    藤方心中充满疑惑,同时他也在愤怒的咆哮着,即使他无法相信,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信。

    将身体缓缓的缩回到藏身之所,意识重新沉寂下来,同时将自己的全部意识都融入到魂种之中。

    “的确如你所说的那样,是左风那个小子,在他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强大的存在,那个存在此时正在抽取着魂种,看样子他对于魂种应该具有一定的针对性。”

    听到藤方自魂种内的传音后,琳琅也是忍不住长呼一口气,他知道对方终于相信了自己的话。

    微微一顿后,魂种之中再次传出了藤方的声音,道:“左风的手段,很明显是在针对魂种,可是他的那个‘帮手’我瞧着实力并不强大,你可以直接命令郑炉出手,将他们击杀掉啊!”

    对于藤方的建议,琳琅也不是没有想过,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真的解决了魂种的威胁,那就轮到藤方的魂种来对付自己。

    现在的琳琅如同一名普通人,攀在悬崖的藤蔓上,掉下去必然是死,可是悬崖顶端还有恶兽,爬上去依然是死。

    那吞噬着自己的魂种的家伙,一旦将魂种吞噬,自己也将会失去最大底牌,不光整个行动将会宣告失败,之后接踵而来的麻烦,必将会要了自己的小命,连渣都不会剩下。

    而自己如果让郑炉出手,对付了那吞噬自己魂种的家伙,即使顺利解决掉对方,面前却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藤方。

    这藤方更加贪婪,不光想要吞噬自己的灵魂,同时还想要一举控制自己和郑炉,到时候自己的所有手下,也都将被其所掌握。

    面对如此局面,琳琅有种欲哭无泪的悲愤,想不到自己机关算尽,最终却落得如此境地。

    他心中已然恨极了藤方,可是现在偏偏又对藤方没有任何办法,略微思考之后,琳琅却是突然传音,严肃的说道:“我可以想办法控制郑炉出手,可是现在的魂种受到对方影响,行动起来会有不小的困难,所以你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打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