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是吗”虽然夜殇已经表态,但范冰晶仍旧有所质疑,她似笑非笑,你与其这么模棱两可,不如跟我承诺一句,你永远不会爱上蓝草,不会和她共度余生怎样,你能给我这么清晰承诺吗,我的殇儿

    夜殇目光眯了起来,他沉默了几秒之后,勾起了薄唇笑了,“有何不可这本来就是我必须要做到的事。蓝草是谁的女儿,我心头明白得很,妈,你放心好了,我永远不会爱上她,更不会允许自己和她共度余生,这是对我父母的侮辱,我不会这么做的。”

    他都说得这么明白,范冰晶还不满意的话,那就太矫情了。

    她见好就收,倾身过去给了夜殇一个拥抱,轻轻拍着他的背说,“很好,殇儿,记住你说的话,记住你身上所承担的责任,把你那颗差点迷失了的心给我找回来,好好的按照我们制定的步骤去做事,好好的跟白依依商量订婚仪式的时间,若白依依坚持现在就举办婚礼,你也答应她,反正订婚之后就是结婚,还不如一步到位,取得白家人对你的信任,以便我们利用白家的资源去做我们在岛上难以做到的事。还有,我想说的是,白依依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虽然她心机重,是个心狠的人,但是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你,冲着这一点,我觉得让她做你的妻子,你有个有手腕的妻子帮你,反而是一件好事,殇儿,你说对不对”

    看着如此开心的母亲,看着他对自己一口一个“殇儿”,看着她把他的未来都规划好了,夜殇实在无法说出拒绝她的话,他只能拖延时间说,“妈,你的意思我懂,不过跟白依依结婚这件事关乎我的一生,你能不能给我一天的时间想一下”

    “一天时间是吗”范冰晶微微一笑,“当然可以,没有问题,我也知道你需要时间去理一下自己的思绪,所以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整理你的心情,希望一天时间过去之后,你再站到我面前时,是带着白依依一起过来的,知道了吗”

    夜殇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那么妈,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嗯,你去吧,好好的去安慰一下白依依,还有给白老爷子打个电话,亲自向他说清楚订婚仪式延后举办的原因,记住,不要把责任的推到白依依身上”

    “妈,这些我知道怎么做。”夜殇忽然打断了范冰晶的话。

    自己的话再次被打断,范冰晶也不生气,依旧微笑着说,“很好,既然你都知道,那我就只管看结果好了,你去忙吧。”

    夜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等房间的门关上,范冰晶嘴角上挂着的微笑便凝固了起来。

    她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那里正在录音。

    也就是说,她把和夜殇的谈话全程都给录音了,这样就好,拿到夜殇的承诺,她终于可以放心了。

    就好像上次一样,她在蓝草面前,也拿到了蓝草的录音。

    只不过到现在,她都没有找到机会把蓝草的录音给夜殇听。

    不过,范冰晶希望那个机会永远不要到来,因为只要夜殇做到他承诺的,蓝草的录音也就没必要公开了。

    想到这里,范冰晶拨打了个电话,“清风姐,你可以到我房间来聊聊吗,我现很想和你说说话。”

    那边简短的回了一声,之后没多久,欧阳清风就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欧阳清风的气色看起来不错,脸上也挂着笑容,心情似乎也不错。

    范冰晶迎上去,拉着欧阳清风的手上下打量她,笑着说,“清风姐,从国外回来,你气色好很多了,你知道吗”

    欧阳清风笑了笑,“我自己每天照镜子,自然清楚自己脸上的变化,只能说,回到自己的家乡,我的心情的确好了很多,而且这里的气候比s国那边的要好,这从我的皮肤改善状况就可以看得出来,还有一个就是,回到这里之后,葛柒给了我一种药剂,让我每天服用,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有精神的原因,一点也不像是脑子里有肿瘤的人,你说是不是啊,冰晶妹妹”

    范冰晶还是觉得有必要劝说几句,她谨慎的劝说,清风姐,你脑子有肿瘤这件事你竟然说得这么开心,我听葛柒说,他劝你做手术,你每一次都拒绝,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虽然现在用药物治疗能够控制你的病情,但是脑袋里长了个肿瘤,总归不是好事,还是需要开刀把肿瘤给拿掉,你才能杜绝肿瘤变癌的风险

    欧阳清风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冰晶,你不用劝我了,我都六十多岁了,就要进棺材的老太婆一个了,现在还做什么开颅手术你知道我是一个爱美的人,我可不想头上留下疤痕死去,这对我来说,是不可忍受的事,所以我不会做手术的,冰晶,你以后不要拿我脑里长着肿瘤这件事出来说了,我不喜欢。”

    说完,她就自己坐到沙发上。

    看到茶几上的杯子,她问,“刚才谁来过”

    范冰晶给欧阳清风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在她跟前坐下,“夜殇,我找他来质问他和白依依到底怎么了。”

    欧阳清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笑着问,“怎么了,他们两个年轻人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订婚仪式突然往后推迟,而且是无限期的推迟该不会是夜殇犯错,让白依依无法原谅他,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吧我可听说,白老爷子在那边可是气得胡子都直了,直嚷嚷着要杀了夜殇呢。”

    “杀了夜殇”范冰晶不以为然,:“他也不想想白依依到底有多爱夜殇,他要是敢杀夜殇,白依依会怎样他没有想过吗”

    欧阳清风笑着说,“白老爷子的狠毒,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他想做,没有什么是可以阻挡的,哪怕是她的孙女。”

    “也是,呵呵,白氏家族的人最会伪装了,不过狠毒是他们的遗传。”

    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