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虎小说网 > 科幻灵异小说 > 梦境指南 > 577、棋子的抗争
    “你很聪明,我很高兴今天的午餐交给一个聪明人来做。”赛琳娜转身往客厅方向走去,“我想这里不需要我帮什么忙了。”

    “等等——”看见赛琳娜要走,黄粱有点后悔自己的自作聪明,“您还是透露一点吧,比如您喜欢甜的,还是咸的?能不能吃辣?不然万一我做的不合您的口味,那就白忙活了。您难得来一次温哥华,如果我错过这次,大概再也没有给您做菜的机会了吧。”

    “呵,刚才还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变得愚笨了呢!”赛琳娜回头看着他,似乎有点失望,“我说了,自由发挥,自由啊——跟着自己的内心,用你的心来做这顿饭,只有用心做出来的,才是真正的美食。至于我的口味,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你这辈子难道只为我一个人做饭?”

    “可我并不是个专业的厨子,做菜方面还没有达到得心应手的程度。而且……”黄粱把腌好的鱼整齐地叠到盘子里,然后开始切葱花和辣椒,“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食谱冒出来,企图让我按照它所说的去做,可我明明没有背过那些食谱。我当然知道美食的最高境界是自由从心,但我好像很难做到啊!”

    赛琳娜说:“忘记那些食谱吧,不管是你自己学来的,还是别人强塞进你脑子里的,只有忘记它们,才能遵从己心。你既然知道美食的最高境界,又何必多此一问呢。”

    听到这话,黄粱的呼吸为之一滞,连目光也变得呆滞,注视着厨台,却失去了焦点。但他的手依然很稳,锋利的刀在砧板上发出哚哚的声音,手里的葱就变成了一根根如发的细丝。

    赛琳娜笑起来,说:“进步很大嘛!”

    黄粱不为所动,低眉垂眼,把切好的辣椒和葱丝均匀地撒到鱼盘里,然后继续准备其它的菜。

    他知道赛琳娜说的进步很大是指什么,他自己也感受到了,在海黄瓜大街的时候,那么轻易地就被催眠了,而现在的他已经不一样了。

    他原本可以不抵抗,顺从地跟着进入梦境,但他又想证实一下自己的实力,看看自己这两年来进步有多大。而且他知道,赛琳娜之所以选择他,除了一些他还弄不清的原因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那次在梦里的最后时刻,他清醒了,脱离了赛琳娜的控制。

    她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叫他去做。这件事恐怕不容易,不但需要很强的实力,还需要一颗自由的心。

    自由——这是黄粱一直在追求的,也是让他很困惑的事情。照理说,组织的第二领袖,如果要交办什么重要的事情,通常会选择自己的心腹。她应该想办法让他效忠,而不是一直不停地暗示他自由,尤其是心的自由。

    自由的心,往往和忠诚相矛盾。除非这件事,比忠诚更重要。

    那会是什么事呢?黄粱想起了老沃尔夫的梦,梦里那片冰雪世界,那堵精神屏障,和那头巨大的白狼。

    “听说现在的ai发展很快,已经有炒菜的机器人了。”赛琳娜突然说道。

    “哦,是吗?”黄粱一边配菜,一边不经意地说,“这我倒不知道,机器人炒菜好吃?”

    “煎牛排和烤鸡也许行,但做中国菜肯定不行。”赛琳娜说,“我听过一个有趣的故事。”

    “什么故事?”

    “有个人买了一个炒菜机器人回家,机器人的确很好用,他什么都不用操心,每天一回到家就能享用到和饭店里一模一样的精致佳肴。过了一段时间后,主人吃腻了,就想让机器人换换口味。他说了几道菜,机器人却告诉他,菜谱里找不到这几道菜,所以不会做。主人生气地说,忘掉你的菜谱吧,忘掉你那些死板的做法,我只是想吃个不一样的菜,哪怕你做得像狗屎!”

    “然后呢?”黄粱忍不住问道。

    “然后,机器人就请求主人把狗屎的做法告诉他。”赛琳娜说。

    “哈哈,这主人怕不是要气疯了!”

    黄粱觉得挺好笑的,但他知道这绝不是赛琳娜要告诉他的故事结局,所以就静静地等着下文。果然,就听赛琳娜说:

    “如你所言,主人气得不行,就把机器人拆了,请了工程师来修改主程序,想放一些新鲜的菜谱进去。工程师拆开以后告诉他,这个机器人看似独立的自带系统,其实连接着云端,那里才是ai智慧的源头,所以机器人的行为是受云端控制的,主人家的秘密也早已泄露了个干净。”

    赛琳娜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意味深长地看着黄粱。

    黄粱的大脑飞速地转着,分析着赛琳娜说这个故事的意义。她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呢?

    自由?

    他当然明白自由的意义。要想获得自由,就要忘记一切,斩断和云端的联系,才能遵从己心。

    但为什么要用一个机器人来做比喻呢?

    他忽然想起了狄金森脖子里的芯片,想起了互联网意识和梅以求说过的那些话。

    赛琳娜虽然没有明说她的身份,但黄粱几乎可以肯定她就是第二领袖了。然而,她又是梅以求的旧情人。

    黄粱在阿姆斯特丹,霍华德原本是要把他派去吴中,准备渗透梅氏实验室的。但第二领袖也就是赛琳娜选择了他,让他去北美温哥华接近沃尔夫。而他出发的时候,又突然接到通知临时转道去了洛杉矶。

    梅以求当时就在洛杉矶。很巧的是,他需要一个推拿针灸医生。梅教授又把黄粱带到了温哥华给狄金森做针灸,狄金森再把黄粱介绍到沃尔夫家去。

    绕这么大一个弯,仅仅是因为组织的谨慎吗?

    但组织,或者说第二领袖,又怎么知道梅以求需要一个推拿医生?从后来了解到的情况看,教授平时并不经常做推拿,身体也一向很健康。

    梅教授把黄粱带到了加拿大,帮狄金森完成了芯片的激活和测试。这是一项极其隐秘的工作,照理说外人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猜到他们需要一个懂神经外科学的针灸医生!

    最有意思的是这些人的关系——赛琳娜是梅以求的旧情人,他们和狄金森是老同学。现在这三个人,一个是寄生组织的第二领袖,一个是第三空间的领导人,还有一个脖子里装上了芯片,正和互联网意识打得火热。

    是赛琳娜布的局?还是梅教授的计中计?亦或是他们本来就是一伙儿的?!

    “你在下棋!”黄粱突然说,“你们都在下棋,一盘好大好大的棋!而我,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不,你错了。”赛琳娜说,“你我皆是棋子。落子无悔,原本是棋子们共同的命运,只不过现在,我们不愿再在棋盘上等待胜负的判决,我们想动一动,想抗争一下,也许命运会有所改观。”

    “抗争?一枚棋子……和一个棋手的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