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虎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盛宠天嫡 > 第93章 《乾坤曲》
    人群中,声声言论围绕着夜明珠及夜明珠持有者南宫玄翊展开,听得顾嫣然一阵百感交集。

    她只是临时起意将君太后赏赐的夜明珠用作赌注,没想到却听到了关于他的点滴。

    每每思及南宫玄翊,那种束手无策的不安总是会缠绕上她的身心,吞噬着她的骨血。

    甚至稍不注意,她本就不稳的神智也将面临着被消磨殆尽的后果。

    焦躁,顾嫣然的心底除了焦躁还是焦躁,这是现在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更准确一点来……‘焦躁’,是她现在唯一做得到的事情。

    她没有凌越于他人之上的显赫地位,也没有要风得风、要雨就得雨的大权大势。

    她顾嫣然所拥有的,不过是‘护国公府嫡女’这么一层勉强算得上体面的身份。

    否则,怎么会连寻人这么简单的事情也要请托旁人去办?

    不,错了,全错了。

    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什么无权无势,这些统统都只是她为自己的无能在逞辩而已。

    但凡她为人处世多长个心眼,那些让她难以招架的事情就根本不会发生了。

    至少,不会发展到现如今的局面。

    她……那个前世的她,太过愚笨了。

    “呵。”顾嫣然忍不住自嘲一笑,却倏而敛神正色。

    现在可不是能任她胡思乱想的时刻,临时挑战赛才是最要紧的。

    顾嫣然无视现场的嘈杂,向不远处评审台上的魏峥颔首示意。

    魏峥点了点头,上前来到评审台边缘,扩声道。“现在,我宣布,临时擂台赛……正式开始!”

    魏峥话音落下,原本吵吵嚷嚷的现场所有人噤若寒蝉,神情专注地看着擂台方向。

    顾嫣然环顾了一下四周擂台,见‘棋方’擂台的棋师们最先有了动作,便笔直前往。

    其余三方擂台见顾嫣然选择棋方为开局对手,便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她怎么去棋台上了?自古四艺以‘书’为首,你她该先至本方擂台啊!”

    “不对,不对,‘画’是最能表现出作画者真性情的依据,顾嫣然应该先到咱们这边来!”

    “什么胡话。”鼎峰书院琴师神态高傲。“明明‘琴’才是世人生活中必不可缺的要素,她该到我这个擂台上才是!”

    顾嫣然行至棋方擂台,垂眸扫了一下眼前平行而设的四台棋盘。

    毫无迟疑,顾嫣然按照从左向右的顺序,分别在每台棋盘中落下一子。

    直至第四颗棋子脱手,顾嫣然才直起身子。

    她转身,面向那仍在争论不休的琴、书、画三方阵营之人,厉声质问。“你们都是三岁稚童吗?”

    顾嫣然突然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在四艺方面各有所成的学者,而是刚在牙牙学语的稚嫩孩童,让人厌烦。

    她并非是讨厌孩子……只是对着这些总是找茬于她的人,她失了耐性。

    “为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争论,请问有何意义?”顾嫣然简直是看不惯这些人。“我选择棋艺为首,只是因为他们是最先向我挑战的一方。

    你们在思索着该以什么样的主题向我挑战时,他们已经开始落子于棋盘。

    你们一个个为书、画、艺的存在感做争辩,棋方却已经心平气和地布置好了棋局。

    而你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你们了!

    举行临时挑战赛的目的,乃确认我是否够资格担任学府挑战赛的评审官,不是让你们争一时之气用的!

    要争的,要吵的,我不拦着,但请移步擂台外,别在这儿给我耽误正事儿!”

    到这里,顾嫣然回过身,再一眼掠过四台棋盘。

    ‘嗒’,顾嫣然在最左侧的棋盘中落下一子,头也不回地又扬声撂话。“都别愣着了,该干嘛干嘛!

    挑战画艺的先完成你们的画,挑战书艺的就先写好你们的诗词歌赋!

    还有那位鼎峰书院的授琴先生,挑战的曲儿你就先弹着,等你弹完一曲,我自会回应。

    半个时辰短不短,长也不长,若自个儿将时间给耽误完,到时候可别又把过错赖在我头上。”

    顾嫣然就算是话间,手指也不曾停顿,从容应对着棋师们在棋局中设下的陷阱与埋伏。

    琴、书、画擂台上干站着的那几人,被顾嫣然几句话训得跟二愣子似的,别提是有多恼火了。

    纵使气愤难平,可他们压根找不出任何话来回怼顾嫣然,只能暗暗地把那股子憋屈劲儿往肚子里咽。

    尤其是鼎峰学院的琴师韦辛轶,气得那叫一个脸红脖子粗。

    他发誓,定要让顾嫣然这个不知高地厚的丫头下不来台!

    韦辛轶收回视线,坐在了擂台上的古琴前,弹奏起他最引以为傲的《乾坤曲》。

    《乾坤曲》乃韦辛轶的得意之作,也正是促使他成为鼎峰书院的关键。

    从谱曲到完成,他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着实费了一番苦心。

    甚至,为了《乾坤曲》能够顺利出世,他累得差点儿就把自己这条命给搭上了。

    哼哼哼,他要凭着《乾坤曲》来个一招定胜负,绝对不给顾嫣然任何反击的机会!

    场地间,铮铮有力的琴音荡漾开来。

    原本特立独行的一旋一律、一节一奏,在韦辛轶的手中连贯成一曲战乐。

    那么的欢腾,那么的震撼,那么的鼓舞人心……

    半炷香的时间,韦辛轶在古琴上不断舞动的十指骤然收势。

    《乾坤曲》,结束了。

    一曲终了,可现场众人却是意犹未尽,纷纷叫嚷着让韦辛轶再来一曲。

    “再来一曲!韦先生,请再来一曲!”

    “韦先生,再奏一遍《乾坤曲》吧!我们还没听够呢!”

    “这,这就是韦先生的《乾坤曲》?!!”

    “没错!这就是《乾坤曲》!”

    “传言《乾坤曲》奏起时能鼓舞军心士气,我原本倒还不信,如今一听,当真是名副其实啊!”

    “竟然能听到韦先生亲自弹奏的《乾坤曲》,我可真是太有荣幸了!”

    “不光是你一个人的荣幸,这是我们在场所有人的荣幸啊!”

    “再来一曲!”

    “韦先生,再来一曲!”

    韦辛轶听着一声声对于他的称赞与喝彩,心底别提有多自豪、多骄傲了。

    但自豪归自豪,骄傲归骄傲,韦辛轶可没因为众人的吹捧失去理智。

    “各位,承蒙喜爱。”韦辛轶向在场众人抱了抱拳。“不过……

    这里并非我的主场,再来一曲不合规矩,各位应当期待接下来‘旁人’的表现才是啊。”